戏剧歌舞-灯饰资讯-数码资讯 -读书心得-教育资讯 -动漫资讯 -医药资讯-时尚资讯-体育资讯-医疗资讯 -人工智能-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 正文

和实生物,同则不继——呼唤戏剧真评论

2020-08-05 05:49:59  来源:浩然生活网  

配图

乐黛云先生曾以“和实生物,同则不继”为标题,为《远近丛书》作序,乐先生说:“所谓‘和实生物,同则不继’,就是说,只有参差不齐,各不相同的东西,才能取长补短,产生新的事物,而完全相同的东西聚在一起,则只能永远停留于原有的状态,不可能继续发展。因此,孔子一贯强调必须尊重不同,他说:‘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有智慧的人总是最善于使不同的因素和谐相处,最大限度地发挥其各自的特点,使之成为可以互相促进的有益的资源,这就是‘和’。”

“和实生物,同则不继”语出《国语·郑语》太史史伯对郑桓公的谈话中:公曰:“周其弊乎?”对曰:“殆于必弊者也。《泰誓》曰:‘民之所欲,天必从之。’今王弃高明昭显,而好谗慝暗昧;恶角犀丰盈,而近顽童穷固。去和而取同。夫和实生物,同则不继。以他平他谓之和,故能丰长而物归之;若以同裨同,尽乃弃矣。……声一无听,物一无文,味一无果,物一不讲。”(《国语》卷十六)

史伯虽然是在谈论政治,认为周幽王不懂得“取和而去同”的道理,周朝离衰败不远了。但他的谈话却同时包含着哲学、美学、艺术学的宝贵思想。古今就“和”与“同”的言说探讨很多,甚至可以说已形成一整套中华“和文化”或“中和中庸文化”。我们知道“和”是不回避矛盾,在有矛盾,有不同意见的前提下的高级“人化”的处理人我、物我关系的“谐”的处理方式和态度。“同”是掩盖矛盾的、虚伪的、一味谋个人、小集团功利的、或得过且过的“小人”的“玩世”方法和态度。这里借这个思想,谈谈当下戏剧评论的问题,特别是省市一级戏剧评论的生态问题。

一、戏剧创作的非自然状态的普遍,是戏剧评论“同”的缘由

什么是戏剧创作的自然状态?简单点说,就是戏剧家在自己生活的时代中,对于现实、人生的发现和思考过程中,捕捉到了自认为确实有传播价值的人事与其中凝聚的独特的精神、情感与思想,而以艺术生命的责任感不得不发的真诚的创作。除此之外的戏剧创作都应属于非自然状态。

为什么说我们当下戏剧创作的非自然状态比较普遍呢?这与我们文艺体制原来实行的是计划经济体制,一切由国家包下来,是有关系的。作为综合艺术,正规的戏剧创作生产,单纯由个人、民间戏剧团体制作的作品少之又少。大都由国家演出院团出资排演的。在此轮文化体制改革之前,国内剧团的财政来源大都是来自政府的差额拨款,工资、制作剧目的资金,剧团自己解决得了的不多。戏剧的制作生产在投入、管理上自主性自然受到影响与约束。戏剧作为艺术的宣教功能自然放大,一些地方政府指令性,引导性地让戏剧创作生产围绕地方的“好人好事”,文化特色资源等进行开掘、拼贴、捏造进而投入生产,这显然是不符和艺术规律的。从一些省的艺术节、戏剧展演创作剧目我们很容易进行相关题材的归类。

同质化题材的重复生产也非常普遍,甚至某些地方故事换着形式一顿乱搞,谈不上“推陈出新”。比如一个“刘海砍樵”的简单、浅俗的神话故事,已有经典的花鼓戏,但是地方认为这是一张文化名片,投资巨万重复建设制作,将之变为“魔幻音乐剧”并把院唯一剧场改为专演剧场,新版《刘海砍樵》还融入了许多流行时尚元素,如唱摇滚的弥勒佛,跳踢踏舞的蛤蟆精,变魔术、扭着爵士舞的狐狸精等,媒体一顿鼓噪,看不见一篇切中要害的评论。最后观众以拒绝消费对投资与艺术创作生产进行了切实的评价。而与此同时另一个地级市旅游景点,又搞了个投资亿万的“刘海砍樵”的商业实景演出剧,并获得2012年艺术节大奖。

笔者极少看到针对本省创作剧目的批评性的戏剧评论的来稿。戏剧评论已经成为制作投入戏剧创作生产部门,进行宣传营销推广的广告手段。浮泛的叫好声一片,都是制作方组织的文字。为什么独立的评论者缺席呢?专业圈子里就那些人,都请做了吹鼓手。泛娱乐与泛宣教的作品,观众中要诞生较深入全面的非专业评论者很难,他们对此没有兴趣,因为这种同质化、类型化、表面化作品对评论者的内心激荡不够,何来付诸文字讨论的热情?

在戏剧学院学习的时候,经常看到戏剧学院的老师经常参加一些新剧目的讨论会,看到在书刊报纸上登出的老师们的评论谈话,奇怪他们的言说往往与课堂上、论文中、专著里表现的审美品格、理论素养、人文情操不对称甚或抵逆。难道学生都能看出的硬伤,老师看不出了吗?后问一位亲近老师,师曰:我畅所欲言,无遮无拦,以后谁会叫我去?我在圈子内怎么呆?得罪了人就会失去人脉、断却资源……专业圈中的人,几个又不是这种心态?

还记得当时某外请上《音乐欣赏》的老师,谈到看了觉得不怎么好的演出,编创人员又问观感时,告诉我们怎么回话,“你只要说——不错,不错,有想法,有想法!——这样既没亵渎自己,又让别人舒服。”自然这样说的时候还要配合一定的面部表情,应该是显得“真诚”吧。如果我们的艺术教育包含着要教会我们的学生不做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装》里的那个冒冒失失,懵懂无知孩子,避免喊出“他什么都没穿”这样叫皇帝寒颤让自己危险的话。不能不说是一个时代艺术教育的悲哀。戏剧鉴赏与戏剧评论正处于这样的悲哀中。至少针对省市一级的状态是这样的。

2011年《戏剧文学》第10期首篇位置给了穆海亮,一个八零后博士的文章《戏剧创作的困顿与知识分子的精神困境》。文中点评了当今的一些名作的缺失后说,“其实,对于当下戏剧创作的诸多问题,批评界不是未能发现,而是大多故意视而不见,或熟视无睹,或顾左右而言他,敢于直言批判者越来越少。即使偶尔有批判之声出现,也大多是精神外围的小打小敲。雷蒙·阿隆认为知识分子的批判有三个层次,技术批判、道德批判、意识形态和历史批判。(雷蒙·阿隆。知识分子的鸦片。吕一民、顾杭译,南京;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2005.)如今的批判大多停留在第一个层次,先在总体上做出过度褒扬,高唱赞歌之后再无关痛痒地提些技术性的纰漏。……”

这种同为好好先生的状况为什么会出现?穆海亮的文章中谈到戏剧创作工具主义、景观化倾向与戏剧精神的失落;作为知识分子的戏剧家价值立场的模糊与迷失;体制束缚、利益诱惑与戏剧家自我分裂与主动迎合,针对上面的问题给出了一定的答案。戏剧评论的状态自然是与戏剧创作生产相关联的。只给观众视听刺激不给灵魂刺激的创作;不讲“道”,只言技,不求真功夫的“器物论者”创作,;或只是触及“道”与“德”的表面,图解化、概念标语化,没有民族的、时代的真价值观输出的创作;不回到真正“观演关系”上的“政绩创作”“被采购创作”,则在这样状态下要有戏剧真评论是不可得的。

二、回归真正的“观演关系”才能回归戏剧评论的“不同”

说到“观演关系”我们不得不谈到导演耶日·格洛托夫斯基,在《迈向质朴戏剧》一书中他说:“逐渐去掉证明是多余的东西之后,我们发现,没有化妆,没有戏装,没有绘制舞台布景的透视法,没有一块独立的表演区(舞台),没有灯光和音响效果等等,戏剧是能够存在的。但是,没有演员和观众之间感性的、直接的、‘活生生的’交流它便不能存在。当然这是一条古老的戏剧真理,但是,当在实践中加以严格检验时,它就动摇了我们对戏剧的通常观念。”格洛托夫斯基找到了完成一部戏或者说构成戏剧的两个不可缺少的和根本的组成部分:演员和观众。也就是说演员和观众是戏剧存在的唯一基础,如果取消了它们中的任何一个,戏剧就消失了。

什么是真正的“观演关系”?或者说什么是回归常态的,本源的或正常的“观演关系”?提出这个问题正是因为我们的演出生产有很多违背了艺术生产理论。艺术生产理论把艺术创作、艺术作品、艺术鉴赏这三个相互联系的环节,作为一个完整的系统来研究。艺术创作可以说是艺术的“生产阶段”,它是创作主体(作家、艺术家)对创作客体(社会生活)能动反映的过程。艺术作品可以被看作是艺术生产的“产品”。艺术鉴赏则可以被看作是艺术的“消费阶段”,它是欣赏主体(读者、观众、听众)和欣赏客体(艺术品)之间相互作用并得到艺术享受的过程。

在艺术生产的全过程中,生产作为起点,具有支配作用,消费作为需要,又直接规定着生产。艺术作品被创作出来,是为了供人们阅读或欣赏,如果没人欣赏,它就还只是潜在的作品。因而,艺术生产适应着欣赏者的消费需要来进行艺术创作。同时,艺术欣赏反过来又成为刺激艺术生产的动力,推动着艺术生产的发展。

真正的观演关系中最基本最常态的现象是叫好与“喝倒彩”。这是观众在欣赏过程中表态性的的戏剧评论。记得一次听余秋雨先生的报告,他谈到他做院长时,一次某剧院向他反映学生在剧院喝倒彩的情况,他说,“戏剧学院的学生不喝倒彩谁喝倒彩?”现在大家有目共睹,专业学生或专业人士可不喝倒彩了。这不是简单的剧场文明的问题。曾经京津沪京剧的繁荣与弄不好就喝倒彩的观众群的关系。湘剧演员不敢闯几个挑剔的“大码头”,班社演出的价码上去,演员想成角都是不可能的。现在有多少戏不是自己人在台下高声喊好?戏都好到不用喝倒彩了吗?不需要对艺术水准的严要求,对戏剧真诚的,不留情面的,深入的,学术的,建设性发展需要的戏剧评论了吗?不需要艺术本体要求的,人文的,与时俱进的价值观的审视了吗?专业的和非专业,口头的和文字的,大家就这样一团和气下去吗?

为什么观众连“喝倒彩”的热情都没有了,而往往是用脚,用“抽签走人”来评论,来表达“误入白虎堂”的悔恨。而且这些走进了剧场的人,往往不是真正掏钱消费的观众,是赠票或免票进来的。我们慨叹戏剧式微,戏剧观众的流失除了很多外在原因,同质化的戏剧生产根本让他们失去消费的兴趣,认为这种消费是浪费时间和金钱,这种状态不需要我们深入思考其“因果报”么?

演员是演出的实施者,戏剧需要演出,演出的目的和对象是观众。没有观众的戏剧是没有生命的,引不起观众兴趣的戏剧演出也是没有存在意义。观众是戏剧创作生产演出的消费者,没生产没消费。同时生产引发消费兴趣与动力,消费也创造新的生产需要与生产的观念上的内在动力。戏剧消费就是戏剧鉴赏过程,戏剧评论就包含在戏剧鉴赏之中,是一种针对作品针对演出的,更系统更全面更深入更理论化的鉴赏总结活动。

三、戏剧评论教育应贯穿于所有戏剧学各专业方向教育中,戏剧评论才有可能“不同有继”

近日有两个人的讲话很有点意思:人民出版社推出的《文化热点面对面》一书中,文化部部长蔡武指出,行政权力对艺术的发展不要过多干预,才能促使文艺大师的涌现。另外,北京京剧院和郭德纲联合推出的京剧《铡美案》在京举办发布会。谈到京剧怎么才能火,郭德纲直言:“京剧和相声一个道理,台上是艺人,台下是商人,把京剧当买卖做才能火,不能老跟观众对着干。”

随着文化体制改革的深入,随着戏剧创作的自然状态的回归,艺术生产与消费的市场化的回归,互动、互为增进的“观演关系”的回归,那种文化长官干预具体的戏剧创作生产,不遵循艺术规律、市场规律,盲目追求戏剧面子工程等现象减少后,就需要我们戏剧人自己协同合作,精益求精,批评总结拿出好的作品来了。为了更上层楼,就应该有真诚的、建设性的、指导性的戏剧评论涌现。戏剧的健康繁荣发展的时期,对于戏剧评论的专业性要求就会更高,所以我们不要认为,单纯开设“戏剧评论专业”,培养一批职业戏剧评论家。或者让戏剧爱好者中自然生成一批戏剧评论者就够了。

戏剧是综合艺术,各门类都有很强的专业性,戏剧评论要达到专业性,深入性就要求我们的戏剧学各专业门类教育中,都应该有有意识的专业的戏剧评论的培养教育。比如表演学习者,只侧重其技术、技巧性的教育,忽视表演艺术形象塑造的大量的案例教育(经典观摩深入细微的分析),忽视长时间的大量的舞台实践教育(包含悟性、体验的自我吸收、积累、感悟、总结能力的培养),忽视系统的理论学习和表达输出,交流能力的培养。那么他们也许会是一个好演员,但是他们不可能成为一个戏剧表演艺术方面的评论家。而戏剧表演艺术最好的评论家,除了从学表演,懂技术,有实践,有感悟,有辨别识见的人中产生,还会有更好的途径吗?导演、编剧、舞美等不都是吗?去浮泛笼统,更专业,更具建设性的戏剧评论就需要从真正浸淫其中的专门家中来。

而现在省市级的戏剧专门从业人员,受过系统教育的不多,实践机会又不多,艺术层次有限。过去原有的艺术家、专家老去或老化,国家级学院的毕业生不下去,非专业艺术行政官员还要自以为是,则期待有真批评,真评论且发挥作用自是很难。更遑论有艺术观念的碰撞,艺术呈现的辩论等现象的出现了。所以,戏剧评论在省市基层要形成真正的作用,真知、真懂,热心的专业人才必不可少。环境不改善,体制不改革,观众不爱,人才不来,戏无可看,则只能是浑噩的一团和气,真评论没有了,真戏剧也没有了以至无以为继。

在《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第四个部分“全面贯彻“二为”方向和“双百”方针,为人民提供更好更多的精神食粮”的第六点谈到:“完善文化产品评价体系和激励机制。坚持把遵循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人民群众满意作为评价作品最高标准,把群众评价、专家评价和市场检验统一起来,形成科学的评价标准。要建立公开、公平、公正评奖机制,精简评奖种类,改进评奖办法,提高权威性和公信度。加强文艺理论建设,培养高素质文艺评论队伍,开展积极健康的文艺批评,褒优贬劣,激浊扬清。……”

戏剧评论界真正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能够“和而不同”“取和而去同”达到“加强文艺理论建设,培养高素质文艺评论队伍,开展积极健康的文艺批评,褒优贬劣,激浊扬清。”则我们首先要呼唤戏剧整体生态的体制改革,回到正真的“观演关系”回到文化市场,回到为人民服务,“坚持把遵循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人民群众满意作为评价作品最高标准,把群众评价、专家评价和市场检验统一起来,”才会“形成科学的评价标准”。戏剧创作与评论才不会出现“同则不继”的状况。(作者系湖南省艺术研究院剧目部副主任)